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在明年終止 利好電力現貨市場

2019-09-27 09:45:57 界面新聞 作者:江帆  點擊量: 評論 (0)
已執行15年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在明年終止。9月2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抓住當前燃煤發電市場化交易電...
已執行15年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在明年終止。
 
9月2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指出,抓住當前燃煤發電市場化交易電量已占約50%、電價明顯低于標桿上網電價的時機,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從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
 
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具體電價由發電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等通過協商或競價確定,但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
 
同時,居民、農業等民生范疇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確保穩定。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對界面新聞表示,將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調整并不突然,此前放開發用電計劃的配套文件已經透露出這個信號,放開計劃的同時就需放開價格。
 
今年6月27日,國家發改委網站發布《關于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的通知》表示,進一步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提高電力交易市場化程度,深化電力體制改革。
 
袁家海指出,經濟手段是出清落后、過剩產能的最佳手段。此次政策調整,將加快煤電落后產能的出清速度。
 
“基準價的設置有利于引導下一步市場供需,為市場談判或雙邊簽合同塑造預期,政府不再去干預標桿電價。”他表示,電力交易市場化的趨勢是一定的。
 
“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總體可以理解為,今后電價將按市場定價。”某東部電廠一工作人員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在電力供大于求的局面下,電價將走低。
 
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中國氣候與能源項目分析師康俊杰對界面新聞表示,在目前的情況下,取消煤電聯動非常有必要。
 
“目前國家整體的基調是壓電價而不是漲電價。”他表示,因此調整電價非常困難,即使煤價高了,也不可能根據上漲的煤價來上調煤電標桿電價,否則就與國家政策相悖。
 
他指出,基準價的浮動范圍,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這一規定對煤電企業來說存在一定的保障。
 
2004年末,中國正式啟用煤電聯動機制,要求以6個月為一個周期,在平均煤價波動超過5%時進行調整電價。此后,該機制在煤炭、電力企業矛盾不斷變化的市場環境下進行完善。
 
一直以來,“市場煤”和“計劃電”的矛盾,被業內廣為詬病。煤炭價格上漲,電企生產成本增長,但因不能有效傳導到電力用戶端,電企面臨虧損。“煤電聯動”機制的初衷,是為了緩解煤電之間的矛盾。
 
截至2016年末,除受環保或可再生資源稅影響的電價調整之外,因觸發煤電聯動機制進行的電價調整有四次。分別發生在2004年5月、2005年6月、2015年4月及2016年1月。
 
2017年1月,國家發改委表示,2017年煤電標桿上網電價全國平均應上漲0.18分/千瓦時。按照煤電聯動機制規定,標桿上網電價調整水平不足0.2分/千瓦時,當年不調整。
 
之后直到今年,電價與煤價一直未實行聯動。雖然2017年和2018年,因煤炭價格處于高位,電企虧損面較大。
 
對于煤電聯動機制,業內一直頗有爭議。業內共識認為,要化解煤電矛盾,需徹底解決“市場煤、計劃電”之間的錯位。
 
與相對實現市場化、隨著供需等因素發生波動的煤價相比,發電企業上網電價仍非市場化,造成了一次能源(煤炭)的市場定價,與二次能源(發電)的政府定價之間的不匹配。
 
袁家海認為,眼下現貨市場即將啟動,在這一節點取消煤電聯動較合適。他此前曾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即使政府順著‘煤電聯動’的路子把電價漲起來,發電企業靠著上漲的幾分錢也無法走出困境。現在必須要加速電力市場化改革步伐,讓企業自救,而不是依賴政府調控”。
 
上述電廠人士也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隨著現貨市場鋪開,電力市場形勢會逐漸明朗。
 
全國電力現貨市場試點正在逐漸深入。8月7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關于深化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意見》要求,進一步發揮市場決定價格的作用,建立完善現貨交易機制,以靈活的市場價格信號,引導電力生產和消費,加快放開發用電計劃,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原標題:明年1月1日起,中國將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葉雨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