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劉人懷:全球首創 把城市餐廚垃圾變成“黃金”

2019-01-21 16:23:19 川報觀察 作者:張紅霞  點擊量: 評論 (0)
1月17日,成都市新都區,全球首條餐廚垃圾處理示范生產線開建!中國工程院院士劉人懷出現在開工現場。

1月17日,成都市新都區,全球首條餐廚垃圾處理示范生產線開建!中國工程院院士劉人懷出現在開工現場。

劉人懷院士笑容可掬、精神飽滿,看不出已是78歲的年紀。他的親和力也讓記者全然放松。

采訪前做功課,得到劉人懷院士的資料,他被稱為“有故事的傳奇人物”——

6.png

在科學領域,他是我國板殼非線性結構理論與應用研究開拓者之一。研究成果被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石油化工等工程領域。1999年,他當選中國工程院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部院士。

在管理學領域,他曾任上海工業大學(現上海大學)副校長,暨南大學校長、澳門科技大學常務副校長,20余年擔任校領導,成就突出。同時,2000年再當選中國工程院工程管理學部院士。他是中國振動工程、力學、復合材料等4個學會的理事長、副理事長。

學問跨越科學、管理學,兩棲院士,任職多所大學校領導及政府智囊,帶博士生、碩士生超兩百人。

如此履歷怎不令人仰望。

研究被稱為“城市礦產”的餐廚垃圾的高效率、高品位轉化

更令人驚嘆的,是他在8年前、以70歲之高齡,以企業創始人身份,開始進軍環境科學領域,,并迅速取得驚人成就——擁有國內外注冊專利39項,在全球學界首先破解餐廚垃圾轉化難題,并形成規模量產一體化技術,并于1月17日在成都市新都區開建全球首條餐廚垃圾處理示范生產線!

7.png

面對這樣的科學“大神”,難免有些忐忑。然而,當與劉人懷老師面對面坐下時,他的普通話里有四川話的尾音,從“家鄉”開始的對話,也瞬間拉近了記者與他的距離。

“回到成都辦廠,是最理想的”

記者:聽說您是成都人,把產業園總部和首個示范工廠設在家鄉,是不是因為故鄉情結?

劉人懷:這個因素是很重要的一個,我一直希望能在家鄉完成這個技術的工業化生產。我是新都區新繁人,在新都讀書到15歲,又在溫江讀到18歲,大學在蘭州大學讀數學力學專業,后來留校教書。之后,去了安徽中國科技大學、上海工業大學任教和做管理,1991年到暨南大學做副校長、校長,直到2006年。退休之后,又在澳門科技大學任常務副校長。

可以說,我在中國多個城市生活過,也去過世界上許多地方,成都的確是上佳之地。氣候不冷不熱,水旱從人,物產豐富,四川人性格樂觀、寬厚、包容,自然和人文環境都很好。之前雖然沒在四川工作,但也每年回川看望父母和兄姐,所以對家鄉一直非常關注。我和新都區委許興國書記也有許多共識,這個項目得到新都的大力支持,我們共同把它變成全國乃至全球的示范生產線,我相信會有非常美好的未來。

力學是一個基礎學科,我這一生忙忙碌碌

記者:您是兩棲院士,現在又搞環境科學,跨度很大,是怎么做到的呢?

劉人懷:我不是搞環境科學的,本科先學數學,后學力學,后來又是管理學,比別人的研究領域多一些,所以是兩個方向的院士。

力學是一個基礎學科,也是技術學科,與工程學聯系很緊密,一些工程應用方面的攻關都會來找我。

首先是航天,中國第一顆東方紅人造地球衛星、神舟飛船、航空母艦艦載機設計等項目我參加了,這些都是國家重大科研項目,都很有趣。

然后就是重大工程,比如70年代修建的陜西白水河大橋,100米高橋墩大橋,當時是全國最高。

之前也做高壓、超高壓壓力容器,60年代解決了中國第一套生產航空煤油裝置的核心問題,之后是高壓聚乙稀反應器、大型加氫反應器等,都是中國第一臺。

然后,又做精密儀表,攻克了飛機“心臟”儀表鋸齒形波紋膜片的理論部分,是世界上的第一個,也是我的成名作。

我這一生忙忙碌碌,除了科學,還去研究管理。管理搞什么?像暨南大學,運用管理創新,幾年時間從一般大學變成重點大學。我也做過黃山旅游區規劃、浦東規劃、上海交通規劃等。

處理餐廚垃圾,很難找到好辦法

記者:您又怎么和垃圾處理聯系到一起了呢?

劉人懷:我這個人,喜歡做一行愛一行。說到進入環境科技領域,其實是一個偶然。2003年后我在擔任廣東省政府參事期間,隨廣東省領導視察,了解到這個塑料垃圾污染厲害。后來,我當了廣東省科普志愿者協會會長,全省有25萬會員,在宣傳垃圾分類處理時,了解到這里面困難很多,特別是,雖然前端做了分類,但后端還是混在了一起。

餐廚垃圾這個問題就更嚴重了,廣州市領導告訴我,廣州每天產生的垃圾,已經快找不到填埋的地方了。我很快發現,這個問題真是棘手,有60%左右的地溝油走向了餐館,做成了菜肴。這個地溝油是絕對不能吃的,里面的黃曲霉素是高致癌物,毒性是砒霜的68倍。

我去了解國內外有哪些處理餐廚垃圾的辦法:填埋有土地瓶頸,潲水油喂牲畜,在英國爆發了瘋牛病,也不行。焚燒如果達不到1300度高溫,會產生大量二噁英,它是世界第一大致癌成分。民間處理,老百姓會拿去漚肥,因為它含鹽量高,又會造成鹽堿地。也有用來做沼氣的,一方可賣100多元,但沼泥沒辦法處理。看起來,都沒什么好辦法,作為學者,我覺得有責任去做這個研究。

我們找到了“噬污酵母”

記者:這個突破口是怎么找到的?

劉人懷:2010年,我組織了一個團隊,包含生物工程團隊,通過生物發酵的方式進行實驗,找到了“噬污酵母”,我們叫它“聯合生物加工技術”,核心是把餐廚垃圾淀粉里的糖類轉化成酒精,一出來就是95%高純度酒精,36個小時就能把垃圾里的淀粉全變成酒精,變成了好東西。從2020年開始,國內要求在汽油里加入酒精,以減少排放污染,這個市場很大。

另外,我們以特有技術把油脂分離出來,如粵菜油水分離后,一噸可以產出50-60公斤油脂,川菜就更高了,一噸可以達到120公斤,可杜絕餐廚廢油脂流向“地溝油”渠道。我們轉化制成的工業油脂,可以做洗滌用品、生物柴油等。

第三個核心產品是把其中帶有同源性污染隱患的動物蛋白轉化為安全優質的菌體蛋白。這樣一來,餐廚垃圾被全部轉化,沒有“三廢”排放,產品需求量很大,市場很廣,“城市礦產”就被開發出來了。

困擾人類幾千年的難題解決了,我們在國內外權威學術雜志發表論文,申請了39個專利。我們測算過,一噸餐廚垃圾經過高效率、高品位轉化,可以產出600元以上的經濟價值。

2013年,我們在廣州開發區的一個2000平方米的廠區做了三年中試,每天處理5噸垃圾,沒有任何人投訴廢氣廢水廢渣問題。

創新成果轉化不容易

記者:這個項目是怎么落到了新都?準備怎么干呢?

劉人懷:原來,我是為國家做科研。現在,國家鼓勵科技人員創新創業,我積極響應。在干的過程中,感受到創新成果要轉化成科技生產力十分不容易。

在實驗室三年研發,我們成天被餐廚垃圾包圍著,又臟又臭,還沒錢。我手上也有幾千萬的國家科研項目經費,但我不能用啊,買醬油的錢不能用來打醋,靠團隊拼湊克服困難,也算是對付下來了。但中試環節很花錢,我們要自己出想法、出圖紙,花錢訂制或改造設備,至少需要上千萬。

沒錢,怎么辦?我的幾個EMBA班的學生支持老師,出資1000萬相助,算是度過難關。在設備研發中,也是困難不斷。我花了幾百萬買了一臺韓國前處理設備,對餐廚垃圾進行前端除雜,結果里面有刀類、木頭等硬件垃圾把設備堵了,大熱天,研究人員在臭氣熏天的環境中自己去疏通,很辛苦。

技術有了,得找個地方落地生產。全國來了20多個省的地領導來考察,都說好,卻都說等一個廠建成了再來決定,都在觀望。新都區領導看到了技術的價值和對后世的影響,決定與我們合作,建第一條示范生產線。

我們決定把新都做為產業園總部基地,力爭今年7月試運行,第一期項目日處理能力100噸,一年產值可達3000多萬元以上,利潤可達900萬元以上,屬高附加值。今后也會擴展到環保設備制造,讓這個技術盡快變成產業,既造福環境,也創造經濟價值。

“產學研”之外,還要加上“政”和“金”

記者:您感覺科技創新還需要加大哪些方面的支持?

劉人懷:從這幾年的經歷里,我更加感覺科技經濟發展必須鼓勵創新,在傳統的“產學研”之外,還要加上“政”和“金”——政府加大主導力度,金融機構加大扶持力度,才能促進和加快成果轉化。

同時,也要寬容失敗。我從事科學工作60多年,現在也是廣東院士聯合會會長,聯合了200多位院士,卻感覺取得每一個成果都不容易。鋸齒波紋膜片的攻關,我花了15年。這個項目能成功,也與我多領域的知識結構有關,另一方面,我的兒子做秸稈轉化研究,也起到了很大作用。這十年里,我沒有拿過一分錢報酬,全是義務,過程中遇到的質疑和否定也不少,我們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直堅持。假如這個項目將來推廣到全國,“美麗中國”的目標就可以加快實現了。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仁德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